今天是:
您現在的位置:古城臺兒莊>> 臺兒莊歷史

“臺兒莊”的名字,始見于《明史》和唐、明兩代碑文。唐代立于準提閣內的碑文中稱“臺家莊”。明正德年間立于泰山廟中的碑文稱“臺家莊集”。明崇禎十二年(1639年),揚州道在臺兒莊東南黃林莊村前立河防碑一通,戴有“南自清河縣起、北至臺兒莊止,此三百余里之內尤為灌藪”。《明史?河渠志》云:“與臺家莊、侯家灣、梁城諸處,皆山崗高阜,多砂礓、石塊,極難為工”,又云:“出梁城、萬莊、臺莊等地,下至邳州直河口入黃河,開浚二百六十里”。綜上所引,計有“臺莊”、“臺兒莊”、“臺家莊”三種不同的名稱。

至于臺兒莊名稱的由來,大致有3種說法:

一為傳說說。傳說臺兒莊東南有一座山,山上住著一個白衣女人,未婚而孕,生下一條小白蛇,長有4爪。白衣女認為是個怪物,拿刀砍去其一爪。小白蛇化作一道白光不見了。這條小白蛇到了東北深山老林,化作人形,拜師學藝。20年后回來探母。白衣女認為兒子是來報仇的,遂躲在山上避而不見。小白蛇一連找了49天,仍不見母親,便咬破中指,在母親住的洞門上寫下“望母山”3個字,在極度失望中死去。白衣女看到門上寫的字,方知誤會了兒子,便下山跑到兒子的住處,也咬破中指,在門上寫下“探兒莊”3字,然后傷心死去。后來,“探兒莊”轉化為“臺兒莊”。當然,這只是傳說而已。

二為姓氏說。臺、花兩姓始來居住,故名“臺花莊”,后演化為“臺家莊”、“臺莊”。原臺兒莊東門外故塚中,豎有一通正面刻有“臺家林”的石碑,傳為臺家塋地。建國初年的清明節,尚有臺家后人前來祭拜。1958年石碑被毀。另外,臺兒莊小北門外西北不遠處,有橋曰花橋。以姓氏名村者較為可靠,亦不鮮見。據不完全統計,臺兒莊425個自然村,其中有180個村是以姓氏命名的。

三為地理說。臺兒莊以地理實體命名,緣于村莊建于高臺之上。其理由有三:其一,《明史?河渠志》載:“臺家莊……諸處皆山崗高阜”,言此地居高。其二,現存歷代地形圖表明,古時的臺兒莊,承水(大沙河)、茅茨河等天然水道縱橫交錯,地勢低洼,最低處海拔只有24.5米。每逢汛期,諸水匯集于一片汪洋之中,唯有臺兒莊可免水患。其三,城內尚有鳳凰臺、朱臺、金臺舊址。“臺”字之義,古今未變,皆指土筑的高壇。有鑒于此,先人筑臺避水而居,以臺地為村莊命名,亦屬順理成章。

以上三說,當以第二說即姓氏說較為有據。至于“臺家莊”為何衍變為“臺兒莊”,據說屬“臺莊”簡稱的口語兒化韻所致。

據清光緒三十年(1904年)《嶧縣志?藝文志》引清舉人李狄門(募建臺莊城引)載:“兗州之城有臺莊,山左隱僻處也。自泇河既導,而東南財糈跨江絕淮,鱗次仰沫者,凡四百萬有奇,于是遂為國家要害云。其地平衍四徹,民風樸淳。考諸傳為鄫子國。蓋猶有鄫子氏之遺風焉。”鄫國為夏朝時郡國,魯襄公六年(前567年)為莒國所滅。臺兒莊村落是否形成于春秋,尚無證據。但是,考城內鳳凰臺、朱臺以及附近雷臺、西墩等地出土文物,證明多是漢代以前的文化遺址。據此,臺兒莊最遲不晚于漢代就有了村落。

臺兒莊土圩如建于元化,那時的臺兒莊還只是一個荒涼的小村莊,不為世人所知。明朝萬歷二十一年(1593年),京杭大運河改道由濟寧經微山湖向東經臺兒莊南下。由于南北漕運的發展,小小的臺兒莊迅速崛起,發展成為嶧縣之世鎮。萬歷三十四年(1608年),臺兒莊設立巡檢司,領韓莊至邳州運河段260余里之河務,兼理地方社會治安。《明史?地理志》去:“又東南有臺莊巡檢司,萬歷三十四年置。”繼之設縣丞署、官運亨通備署。人口多至數萬,成為嶧縣40集鎮之首。

清順治四年(1647年),兗東道兵備副使蔣鳴玉議建臺兒莊土城,“上下咸協無異”,委托嶧縣縣丞雷烇主持此項工程,以嶧縣的賦稅錢糧以及當地土紳的捐資輔助,翌年竣工。《嶧縣志?建置》載:“臺莊城,(嶧)縣東南六十里,順治四年兗東道蔣鳴玉議建,祝思信繼之,縣丞雷烇督其役,愈年工始竣,今已廢。亂時,居民因舊基筑圩以守。”土城南傍運河而建,東西長2.5公里,南北寬1.25公里。城墻高4米,護城河寬10米,深2米,首尾銜接運河。這時,嶧縣管河縣丞署移至臺兒莊大南門里100米處,占地1畝,有瓦房7間,俗稱“小衙門”。康熙二十二年(1683年),沂州鎮標前營移駐臺兒莊,改稱臺兒莊營,始設參將署,為三品參將行署,在繁榮街西段街北、箭道街西,占地4416平方米,磚墻瓦房50間,建筑面積684平方米,大門朝南,東、西各建花門一個,俗稱“大衙門”,直至宣統元年(1909年)撤銷。參將署左側(東側)為守備署,占地約4畝半,房屋近百間,其中瓦房30間,其余為草房;右側(西側)為總兵行署,占地1畝3分,四合房,大門朝東,有門樓照壁,瓦房15間,為總兵起居、辦公處,俗稱“大局子”。參將署后邊有箭道,城西部有演兵場和校場。臺兒莊土城后來屢經農民起義軍攻掠,已無護城作用。

清咸豐七年(1857年),由地方圩練長尤訓光發起,各地募捐,再次修筑臺兒莊城墻。西城墻東移1公里。至此,臺兒莊城東西長1.5公里,南北寬1.25公里。城墻底部為土臺子,墻高4米,上砌垛口。城墻自底沿而上向內傾斜,磚墻內筑土坯,上寬近3米,可在城墻上拉大車。建城門6座:東門曰仰生,西門曰臺城舊志,北門曰中正,小北門曰承恩建露,南門曰惠迪吉,小南門曰迎祥。東、西、南、北4門各建有兩層門樓,高約7米,上有崗樓,下為通道,可行大車。

清乾隆、嘉慶年間(1736-1820年),臺兒莊運河漕運進入鼎盛時期。臺兒莊不但成為南北漕運樞紐、水旱碼頭,而且成了溝通魯蘇豫皖乃至江淮浙滬的重要貨物集散地,人流、物流空前活躍。康熙、乾隆兩位皇帝每每乘船經運河到江南巡視時,都要在臺兒莊登岸下榻或巡察,留下了種種風雅。至今,臺兒莊一帶尚有“驚龍橋”和“運河的蛙(wai)子——干鼓肚”的傳說。據《嶧縣志》錄《翰林字編修李克敬墓碑》戴:“歲丁亥(康熙四十六年,1707年),圣祖仁皇帝南巡,進詩臺莊水次(河岸碼頭)。時獻詩賦者六七百人,進呈21卷,欽拔第一。”另據《嶧縣志?宦績》卷載:“康熙間,黃河決,花山徐邳宵,漕運中梗。”康熙南巡,“駕駐河上”。一位名叫曹自新的鄉宦率數州十萬土民迎鑾吁恩,并進河圖。“口析水患數千言”。康熙“即敕河臣覆勘,給幣修筑”。皇帝親自接待“群體上訪”,此舉可見其政風之一斑。

由乾隆至嘉慶年間,臺兒莊一直是魯南蘇北交通貿易重鎮,“繁榮富庶,以致商旅所萃,居民饒給。村鎮之大,甲于一邑”(《嶧縣志》)。商號、店鋪如雨后春筍,多達數十家,大多集中在繁榮街、丁字街和月河街。清末秀才、臺兒莊人胡小魯《嘯廬詩文》中說:“約臺之民,商賈過半。”諸商號、店鋪為了便于從水上裝卸貨物,便在運河北岸修建了一些石階碼頭。從臺兒莊西門到小南門,建有典當、四十萬、郁家、雙巷、王公橋、駱家等10余處碼頭。城內衙門大街(繁榮街)、丁字街、月河街、順河街、魚市街等12條街道,1公里長的后大路接車大路,連接西門、小北門、大北門、東門和大南門。城內有5000戶人家,24300余人,房屋約2000間。當時的臺兒莊,“商賈迤邐。入夜,一河漁火,歌聲十里,夜不罷市。”《嶧縣志?古跡考》上說:“臺莊瀕運河,商賈輻輳,阛hui櫛比,亦徐(州)兗(州)間一都會也。”

臺兒莊地處要津,歷來為兵家必爭之地。清咸豐八年(1858年)秋,捻軍首領張樂行、劉天福探知“臺(兒)莊為嶧巨鎮,商賈輻輳,富于縣數倍”《嶧縣志?大事記》,為籌措軍餉,遂率兵數萬,自丁廟閘渡過運河,直攻臺兒莊。清參將營老弱士兵僅數百人,又多空額,倉促不能應戰,遂棄城逃遁。捻軍長驅直入。唾手得城,3日后離去。咸豐十年(1851年),“北漢王”劉平親率10萬輻軍攻下臺兒莊,并在這里設立軍營。1938年春夏之交發生的中日臺兒莊大戰,即使英雄的臺兒莊名揚世界,被譽為中華民族揚威不屈之地,也使古老文明的臺兒莊城變萬一片焦土。曾參加清掃戰場的別志南先生,有詩記錄下當時的慘景:“三千人家十里街,連日烽火化塵埃。傷心幾株紅芍藥,猶傍瓦礫慘淡開。”

1945年8日23日,我抗日軍民收復了臺兒莊。同年10月,魯南軍區為防止國民黨搶占抗戰勝利果實,發動當地群眾拆除了臺兒莊城墻連同城門。從此,臺兒莊舊城不復存在(有一段城墻和中正門,是為拍攝電影《血戰臺兒莊》于1985-1986年重建的)。1948年11月8日,臺兒莊宣告解放,回到了人民的懷抱。

江北水鄉、運河古城臺兒莊,如今的規模是解放前的5倍,城區入口是解放前的近3倍,舊城區基本上成為居民區,新城區向西已發展到巫山村以東,向北已發展到三里莊以北,規劃面積為25平方公里。如今的臺兒莊城,不僅是全區政治、經濟、文化的中心,而且是魯南重要的水陸交通樞紐。隨著正在緊鑼密鼓進行的運河古城開發建設,相信不幾年,古老、英雄、美麗的臺兒莊,將以嶄新的面貌展現在世人面前。

《源遠流長話臺兒莊》------賀懋瑩(注:臺兒莊區政協原副主席、臺兒莊區作家協會主席)
亚洲 欧美 日韩 国产 制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