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您現在的位置:古城臺兒莊 >> 臺兒莊大戰>> 海峽兩岸>>正文內容
            1. 2013中華郁氏宗親聯誼會于昨日在臺兒莊古城舉行(圖)

              點擊數: 【字體: 收藏 打印文章 查看評論
               

                      2013中華郁氏宗親聯誼會于昨日(6月7日)下午在臺兒莊古城謝裕大茶行舉行。出席這次聯誼會的各地郁氏宗親代表有:臺灣新黨主席郁慕明、著名文學家郁達夫的女兒原江蘇省僑聯主席郁美蘭、臺灣作家郁馥馨、郁高順、郁廣浩、郁全盟、郁繼成、郁繼忠、郁松、郁仁偉,北京郁憶慈,上海郁全偉,四川郁松,江蘇徐州郁光輝、郁義超,沭陽郁東升、郁勝利共17人。下午4時許,在看完一段精彩的文藝演出后,聯誼會在一片輕松自如的氣氛中自然開始,大家坐在一起暢敘同根共祖的血脈親情,紛紛表達了追思祖德,增強郁氏家族凝聚力,團結互助,加速推進郁氏家族振興的美好愿望。郁美蘭主席表示,她衷心希望通過本次聯誼會,增加各地宗親的相互資金外流交流,促進所有宗親的團結互助。多各地宗親代表跟著發言,他們在發言中感謝臺兒莊郁氏宗親發起并成功舉辦這次會議,紛紛表示要自強不息,奮發向上,展現郁氏家族風采,弘揚郁氏家族文化,繁榮經濟,再鑄輝煌。聯誼活動結束后,到會的全體郁氏宗親在臺兒莊郁家碼頭上合影留念。
                     晚間,大家歡聚在古城臺城公館二樓宴會廳東道主臺兒莊郁氏宗親設宴招待了遠道而來的郁慕明主席、郁美蘭主席等各地本家,以及參加第二屆海峽兩岸抗戰文學論壇的各地專家學者和工作人員 。

              臺兒莊郁氏家族概況

                      臺兒莊郁氏家族望出黎陽,東周魯國相郁貢后裔。始遷祖約于明嘉靖二十年(公元1541年)由安徽遷入江蘇邳州城西泇口古鎮,定居于鎮北勝陽山下郁山頭村,生息繁衍,由農及商,人丁漸旺。《邳州志》記載“勝陽山,因郁氏居此,又名郁山頭”,今郁氏祖塋亦在勝陽山上。明萬歷年間泇運河開通后,京杭運河改道經過臺兒莊,本是魯南嶧縣一普通小集市的臺兒莊商貿業得到迅速發展,成為魯南蘇北地區最重要的物資中轉集散地之一。二世女祖楊氏(二世祖郁誠言早亡)敏銳地抓住商機,遂攜二子郁守然、郁燦然來到臺兒莊,設下了名曰“老誠茂”、“郁善堂”等商號,主營糧食,藥材兼營雜貨及住宿、飲食等,生意日益興隆,后發展擴大至幾十所店鋪,迤邐半街,故被臺兒莊人稱作“郁半街”。

                      一世祖為郁桐(由于原郁氏族譜在捻軍攻入臺兒莊戰亂中失落,前三代始遷祖名諱遺失,同治三年一修族譜時,立桐公為始祖),族譜上郁桐祖一子,名叫郁誠言。

                      二世祖郁誠言,妻楊氏。《清.嶧縣志》載“郁誠言妻楊氏,年二十五夫亡,遺二子二女,長者方八歲。氏方匍匐求葬其夫,而山寇大至。乃坎藏粟麥,攜子女竄墟巖榛莽間。與賊遇,伏地告哀,賊多憐而去。有劫之不從者,弒以刃,卒不可奪。先后被十三創,幸不死。亂定還故居,發蓋藏,勤操作,訓育子女,俱各成立,家業亦日饒。  嗚乎,氏一婦人,出萬死中,卒能母子存活,保家垂.因此貞節所感,適有天幸。要以十余年之艱苦萬狀,有偉丈夫所不能忍者,良可憫也!”從這段文字中可以看出當年楊氏夫人在丈夫去世后,經歷了千辛萬苦,才把子女撫養成人,分別成家立業,并引導郁氏家族進入鼎盛時期。她是一位極偉大的母親,是郁氏家族永遠的驕傲,她的事跡將永遠銘記在每一個郁家人心中。

                      清順治八年,三世祖郁守然考取功名,進京任國子監丞,此后族人讀書習武入仕,人才輩出,其中有三世青城縣教諭郁展,候選州同郁振,四世登州教授郁維鈊,武舉郁維鋐(后來又涌現了九世國子監博士郁報文等),郁家逐漸成為地跨魯南蘇北的一大望族。康熙44年,三世祖國子監丞郁守然受誣獲罪遇害,訊息傳到臺兒莊后,族人四散避禍,郁氏家族一度衰落。直至乾隆二年(1737年)朝廷降旨,郁氏家族得以昭雪,并再度中興,遂在趙村湖祖陵御立交龍碑,碑刻圣旨。當時仍健在的郁守然繼夫人滕氏、朱氏亦被降旨封為七品孺人。后清高宗巡游江南路過臺兒莊,曾在郁家碼頭登岸,并接見六世祖郁仁澍,并賜有雙千頃牌匾,因恐招來流言,一直未懸掛......咸豐八年(1858年),捻軍攻陷臺莊邑,縱掠三日,郁氏家族百年基業在此次浩劫中毀失殆盡,族人為避戰亂,紛遷各地,以致族譜遺失,與安徽老家失去聯系。

                      同治三年(1864年),八世圣彥、憲文諸公一修族譜后,留下許多謎團,且譜內諸多支派族人去向不明,其中六世失考三支,七世失考四支,八世失考一支,九世失考八支,十世失考七支.,一修族譜定下十一世至二十世輩分為“增錫全太邦,延中建業升”。

                      然后經歷了百年的亂世滄桑,,到了上世紀80年代,德高望重的已故十一世增萼公(邳州望母山前村)雖然是個普通農民,為了家族事業慷慨出資,率昶太、繼德、北太等再修族譜,各地郁氏族人奔波響應,克服種種困難,用了近十年的時間,終于在1993年將族譜修撰成冊,完成郁氏家族一大偉業,使得魯南蘇北郁氏族人一百多年后,重新匯聚在一起。二修族譜議定了二十一世至五十世的行輩為“立修耀寶貴,九慶福宜豐,少英懷國憲,勤功玉科登,彥武啟龍殿,斌榮兆華卿”。

                      2010年,臺兒莊古城開埠,適逢臺灣童話作家十二世化清公攜其女臺灣作家郁馥馨回鄉,與族人全會、全照、全盟、繼德、北太、高順、繼忠、仁偉、郁松等共組臺兒莊郁氏家族委員會,宗旨為聯絡全國各地及海外的郁氏宗親,敦睦感情,宏揚祖德,砥勵志節,繼承弘揚郁氏歷史文化,協調指導各地宗親活動,維護社會安定,促進經濟繁榮。推選化清公為會長,高順為執行會長,全會、繼忠等為副會長。家族委員會成立后,執行會長郁高順帶領大家到魯南蘇北各地積極走訪,努力完善家史,通過各方考證,在濤溝橋東岸找到了二世女祖楊氏及三世祖守然、燦然等塋墓,隨后號召全族把散落在各地的郁氏祖先靈寢一舉遷到老家邳州勝陽山上,了卻了郁氏族人的一樁心愿。下一步家族委員會的工作重點放在尋找失散支派族人與三修族譜上。

                      2011年5月,吾黎陽族裔臺灣新黨主席郁慕明重訪臺兒莊,早在2008年郁主席首次來棗莊訪問時,就曾在陳偉市長的陪同下來到臺兒莊郁家碼頭尋根問祖。‘功夫不負有心人’,經過三年多的查找,兩岸郁氏宗親終于取得了聯系,進行了電話書信交流。5月12日下午,雙方在棗莊金尊酒店座談后,證實了郁慕明主席的祖籍就是臺兒莊。所以郁主席的這一次的到來有意義深遠,兩岸宗親進行了交流洽談后,次日于臺兒莊古城郁家碼頭立碑紀念。石碑上郁主席親筆書寫了“臺兒莊郁家碼頭”幾個大字,石碑背面內容為“臺莊跨漕河,水陸通衢,有碼頭十三,駁岸三里,向為繁華富庶之地。萬歷間,吾黎陽郁氏慕名徙此,至今凡十又五世矣。三世守然、燦然興修水次,嘗藉地利之便,因漕通賈,家道始興。諸郁之所經營,迤邐半街,富甲一邑。至六世仁澍,高宗純皇帝幸臺莊,登郁家碼頭,遂接見之。其后中衰,子孫流落。道省城,轉上海,赴臺灣。惜乎老宅,中日臺兒莊戰役中盡毀;獨郁家碼頭,浴火猶完。此殆天意也!夫郁家碼頭,臺兒莊榮辱興衰之見證也。三百余年,惠此一方。不惟吾家之榮,亦舉邑之幸也。是以有百年之變,終不能改舊時之容。斑斑舊跡,切切鄉情,千般俱是夢里之念也,是以記之。--黎陽族末郁慕明撰”......

                      臺兒莊郁家碼頭建于順治年間,是古運河畔最大最古老的碼頭,雖歷經幾百年風雨滄桑,以及臺兒莊大戰炮火的洗禮,卻依然保存完好。它見證了“一河漁火,夜不罷市”的古城臺兒莊三百余年的興衰沉浮,是臺兒莊古城一重要景點。幾百年來,蘇北魯南的郁氏族人世代相傳,當年乾隆皇帝下江南時曾在臺兒莊郁家碼頭落駕,并在郁家府內接見了六世祖郁仁澍,賜給他一幅雙千頃牌匾及書法字畫等物品,同時郁家也向乾隆皇帝進獻了自家田里出產的濤溝橋貢米等。郁家大院位于北關,有樓院百余間,在其院東側為郁家花園,即現在臺兒莊清真寺及二半汪處,清真寺內現在尚存的兩棵古柏就是當年郁家花園所留下來的,其中有一棵毀于臺兒莊大戰的炮火之中,另一棵仍然枝繁葉茂,這一枯一榮兩棵古柏象征著郁氏族精神永存,更象征著我們中華民族揚威不屈。臺兒莊清真寺也是古城另一重要景區,現為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另外泰山廟、月老廟、文昌閣以及郁家校場等地也都留下郁家祖先活動足跡。。。

                      現臺兒莊郁氏家族人口逾萬,主要散居在臺兒莊周圍的魯南蘇北地區繁衍生息,用勤勞和智慧繁榮經濟,傳播文明。(楊成駿  郁全盟)

                                                                                                                                                    (古城臺兒莊網要聞部編輯)


              作者:古城臺兒莊網要聞部 來源:本站原創 發布時間:2013年06月08日
              亚洲 欧美 日韩 国产 制服